<sup id="wyayc"><center id="wyayc"></center></sup>
<acronym id="wyayc"></acronym>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仲裁研究>仲裁案例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重大誤解、顯示公平情形的適用
2020-12-02 / 重慶仲裁委員會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重大誤解、顯示公平情形的適用

作者:重慶仲裁委員會  王文鑫

【案情簡介】

2016420日,承包人與發包人簽訂《A工程承包合同補充合同》(以下簡稱《補充合同》)。其中約定:“工程承包范圍:6.300128.500標高進行部分建筑平面調整中結構部分相應修改;合同價款定為9,000,000元;此合同為總價包干,結算時按包干價結算不再做調整”。同日,雙方簽訂《二次抹灰工程施工協議》,約定:“本施工協議按照一次性包干方式付款。經雙方協商并參照有關定額,最終價款為:2,704,406元;每月按實際工程完成量支付進度款”。

2016426日,承包人與發包人簽訂了《A工程專業承包合同補充協議》(以下簡稱《補充協議》)。其中約定:“工程內容:原主體工程改建、機電設備安裝、給排水安裝、空調設備安裝、電氣改造工程(不含配電工程)、消防改造工程、暖通改造工程(不含塔樓空調)、已完主體改造復建;合同價款暫定為15,000,000元,最終以實際結算為準;每一個單項工程執行包干價協議,單獨簽訂子合同,另(詳見包干價附件),結算時按包干價結算不再做調整;工程完成,內部驗收后支付至合同工程總價的90%,通過竣工驗收30個工作日內完成工程結算后,發包人在15個工作日內支付至工程總價的97%,其余3%作為保修金,保修金待保修期滿后返還,保修金不計息”。雙方還對工程預付款及支付方式、工程進度款、工程質量、工程質保期、違約責任、爭議解決方式等事項進行了約定。

2017827日,承包人與發包人針對《補充協議》簽訂《結算協議》,主要約定:“工程結算金額為35,215,819.99元;如果發包人未按本結算協議支付工程余款,發包人應按每天萬分之五承擔延遲支付滯納金”。

2017828日,承包人與發包人簽訂《防火卷簾門施工協議》,約定:“本施工協議按一次性包干方式付款:經雙方協商并參照有關定額:(一)特級雙軌雙簾防火門工程造價2,090,000元;(二)腳手架搭撤費:200,000元;最終工程總價為2,290,000元(含工程造價稅金)”。

上述協議簽訂后,申請人依約進場施工。2018328日,案涉工程竣工驗收合格,發包人、承包人、監理單位及設計單位共同簽署了案涉工程竣工驗收報告。20181031日,承包人將案涉工程移交給發包人。

截至201826日,發包人向承包人累計支付工程款36,264,995.75元;截至2019130日,承包人已實際獲得的工程價款36,671,391.63元,尚余工程款12,538,834.36元未支付。

201811月,發包人委托案外人按照合同約定的計價標準和計價方法對上述四份協議涉及的工程結算審核后,案外人審核得出的工程造價合計金額為26,794,813.53元,與雙方四份協議中的結算價款相差近一倍,因此拒絕繼續支付尚欠工程款。

為此,承包人向重慶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請求裁決發包人向承包人給付工程款并計利息。發包人提出仲裁反請求,請求撤銷雙方簽訂的《結算協議》《卷簾門施工協議》《二次抹灰施工協議》《補充合同》,并返還超付工程款(具體以司法鑒定確定的數據為準)及利息。

【爭議焦點】

1.關于案涉四份合同是否構成重大誤解、顯示公平進而構成撤銷情形的問題

發包人認為,《結算協議》所依據的已完工工程計量較客觀情況嚴重夸大,同時材料單價亦嚴重偏離市場價格;發包人對《A工程承包合同補充合同》涉及的工程量認識存在嚴重誤解,因而該協議約定的包干價9,000,000元并非發包人真實意思表示;2016420日《二次抹灰施工協議》約定的包干單價較市場行情明顯過高,承包人利用行業信息優勢與發包人的草率無經驗簽訂的暴利合同屬于顯失公平;20178月《防火卷簾門施工協議》約定的單價為市場合理行情的五倍之多,發包人基于行業信息劣勢對該項價款存在錯誤認識和嚴重誤解,承包人利用信息簽訂暴力合同有違公平。發包人有權基于重大誤解或顯失公平要求撤銷。

承包人認為,雙方簽訂的四份協議均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承包人在客觀上沒有任何隱瞞施工的相關情況,鑒于A工程系爛尾樓復建工程,施工難度比正常施工要大很多,且施工地點位于B區最繁華商業街,施工安全防護非常高。由于無施工塔吊,只有人工施工電梯,材料的二次搬運全靠人工搬運,并且不能白天施工,只能夜間施工,故雙方簽訂的幾份合同協議約定的材料和人工單價比定額的相關單價略高,也符合項目本身的施工特點和性質,屬于正常的施工合同交易,合同并無顯失公平。

2.關于案涉工程應否啟動建設工程造價司法鑒定程序的問題

發包人認為,可依法通過鑒定方式確認工程款。案外人出具的報告雖系發包人單方面委托,但仍屬于專業機構審核意見,其審核結果可做參考。

承包人認為,案涉《結算協議》已經由雙方當事人簽字確認,不應再次啟動建設工程造價司法鑒定程序。

【裁決結果】

(一)發包人向承包人支付工程款12,538,834.36元。

(二)發包人向承包人支付資金占用利息(以9,159,345.39為基數,按照每日萬分之五的標準,自2018330日起算直至工程款本息付清為止)。

(三)承包人在發包人欠付工程款12,538,834.36元范圍內,對申請人所承包實施的A工程折價或者拍賣、變賣的價款,享有建設工程款優先受償權。

(四)駁回發包人的全部仲裁反請求。

【相關法律規定解讀】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四十七條:基于重大誤解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行為人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撤銷。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五十一條:一方利用對方處于危困狀態、缺乏判斷能力等情形,致使民事法律行為成立時顯失公平的,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予以撤銷。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五十二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撤銷權消滅:(一)當事人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重大誤解的當事人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三個月內沒有行使撤銷權;(二)當事人受脅迫,自脅迫行為終止之日起一年內沒有行使撤銷權;(三)當事人知道撤銷事由后明確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為表明放棄撤銷權。當事人自民事法律行為發生之日起五年內沒有行使撤銷權的,撤銷權消滅。

【案例評析】

一、關于案涉四份合同的效力。本案中,發包人提出案涉協議是發包人基于對工程量和材料價款存在嚴重錯誤認識而簽訂的,并非發包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承包人利用了其行業信息優勢和發包人無經驗、缺乏專業判斷以及管理經營的弱勢地位,因此發包人有權根據關于重大誤解的規定及以顯示公平為由依法請求撤銷。關于此項的認定需要對重大誤解、顯示公平的構成要件進行解釋。首先,發包人作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市場經濟主體,在簽訂前述協議時應有獨立的判斷能力和決斷能力,同時,其作為案涉工程的物業所有人,比其他人更應清楚案涉工程復建所涉的工程量和建設成本,發包人在簽訂上述協議時就應當知道上述協議所確定的工程量和工程價款是否與客觀實際嚴重不符。而且,雙方當事人簽訂《結算協議》所依據的審核意見系根據發包人提供的施工圖、核價單等,發包人僅依據其單方自行委托他人完成的結算報告與上述協議相比較而主張其對工程量和材料單價存在錯誤認識,并不具有證據效力。因此并不符合重大誤解的構成要件。其次,從法律意義上看,依據《民法總則》第一百五十一條的規定,引起合同可撤銷的“顯失公平”,并不是單純從結果出發進行衡量的評判,而是綜合考慮造成利益失衡的原因之后的結論。從本案雙方資質及合同簽訂履行情況來看,不能認定發包人在簽訂前述四份協議時處于危困狀態或者缺乏判斷能力等情形,因此不符合顯失公平的法律構成要件。實際上,本案雙方當事人決定采用固定包干價是基于簽訂合同時的客觀條件、施工難度、施工工藝、人工價差等綜合因素,是受雙方當事人款項支付進度等諸多因素影響而確定的主張,具有合理性。鑒于發包人與承包人都是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市場經濟主體,即使固定包干價高于市場價格,也是雙方自愿作出的法律選擇,符合雙方當事人意思自治。

 二、關于雙方簽訂的結算協議效力。案涉工程造價已經為雙方當事人之間的有效結算協議及相應的包干價約定所確定,因此,在存在有效結算協議及有關包干價約定的情況下,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第十二條“當事人在訴訟前已經對建設工程價款結算達成協議,訴訟中一方當事人申請對工程造價進行鑒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準許”的規定,不應再對工程價款進行鑒定。

【結語和建議】

該案是關于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重大誤解、顯示公平情形適用的典型案例。重大誤解、顯示公平的適用受到嚴格的構成要件約束,雙方當事人已經簽章確認的結算協議對雙方均具有法律效力;且撤銷權的行使有除斥期間的要求,重大誤解的當事人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三個月內沒有行使撤銷權則主張撤銷的實體權利消滅。對此,建筑類企業在簽署訂立合同及進行結算時應當更加審慎,一旦出現重大誤解、顯示公平的情形也應及時維權。

 

 

 

聯系我們

  • 咨詢電話:023-63638353
  • 傳真:023-63638353
  • 郵編:401121
  • 地址:重慶市渝北區星光大道96號土星B2幢
  • Copyright (c) 2016-2017 重慶仲裁委員會 版權所有 渝ICP備17013494號-1

重慶仲裁微信公眾平臺

理论片在线看免费观看,理论亚洲区美一区二区三区,立即播放一级毛片,莉莉午夜福利电影717,连裤袜肉丝美脚在线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