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wyayc"><center id="wyayc"></center></sup>
<acronym id="wyayc"></acronym>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仲裁動態>2016年全國仲裁工作年會專題報道
盧云華同志在2016年全國仲裁工作年會上的講話
2016-11-24 / 重慶仲裁委員會

  大家認認真真開了一天會,很辛苦。剛才振華同志講的,我都贊成,也借今天這個機會跟大家談談心。
  本次年會是在全國仲裁界經過21年的艱苦奮斗,取得了創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仲裁事業輝煌創業成就的時刻召開的,也是中國仲裁站在新的發展起點上以更寬遠的境界、向更高遠的發展目標前進的時刻召開的,同時也是全國仲裁工作已經邁入了第二次創業的跨越式發展時期召開的。會議研究的兩項重要工作關系到我國仲裁事業眼前和長遠的發展,決定著我國能不能由仲裁大國發展成為仲裁強國,因此對本次會議的重要性要有恰如其分的估計,在座的同志們都是事業中人,對我們的事業發展要有準確的把握和準確的歷史感悟力。關于今后的工作安排和要求,剛才振華同志都講了,我就不再重復了。下面,我就全國仲裁工作今后的兩個重要問題講點想法,和大家一起商量。
  在此之前,我就仲裁機構的廉政建設問題先說幾句。從仲裁法頒布以后、我國仲裁機構重組以來,全國各仲裁機構普遍比較重視廉政建設工作,也制定了不少制度。20年來,我們整體行業出現的問題不是很多,但還是不能麻痹。仲裁工作掌握著社會經濟利益予奪的裁判權,在現在的歷史條件下,對仲裁員隊伍和仲裁工作人員隊伍來說,對我們的領導干部隊伍來說,都是一項高風險的工作。這些高風險不是現在才有的,從我們開始那一天就有。許多同志講“仲裁是一塊凈土、一片藍天”,我看這是我們的奮斗目標,不是眼前的實際。我們對仲裁工作廉政建設要有清醒的認識,不能等出了問題再去總結教訓,我國仲裁事業才剛剛創業,還很弱小,經不起出這樣的問題。所以,廉政建設這件事對我們來說怎么講都不過分,常講常新。希望我們在抓發展的同時,一定要把這件事牢牢抓住,在這個問題上不能出閃失。
  下面,我講兩件事。
  第一件事,關于“二次創業”和“二次創業”的目標。當前我國仲裁工作正處在二次創業時期,第二次創業是在2004年仲裁法頒布十周年的時候提出的,當時提出“二次創業”的主要考慮是:第一,長期以來制約我國仲裁事業發展的先進的仲裁法律制度與相對滯后的社會仲裁意識和初始的仲裁工作水平的矛盾,這個基本矛盾仍然存在,而且會長期制約我國仲裁事業的發展。當時雖然經過全國仲裁界的辛勤努力,取得了顯著的創業成就,由仲裁法頒布第二年全國受案1000多件達到了38000多件,但在我國相對滯后的社會仲裁意識沒有根本改變,仲裁工作水平仍然處在初始階段,因此我們還需要用創業的精神去解決好,去提升、去改變相對滯后的社會仲裁意識和初始的仲裁工作水平。第二、仲裁工作雖然取得了成績,但所發揮的作用與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不相適應,這個仲裁工作的主要矛盾仍然突出存在。從全國范圍講,不管是直轄市、省會市,還是設區的市,東西南北中,還沒有哪一個地方的仲裁工作可以說滿足了所在地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這個主要矛盾決定了我國仲裁工作的任務。這兩個矛盾典型的、充分的說明,我們的創業任務還沒有完成,國家頒布仲裁法是為了給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保障,我們還沒有創建出一個符合要求、滿足法律規定的事業,因此動員全國仲裁界繼續保持高昂的斗志,保持艱苦奮斗的創業精神,再繼續前進,完成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仲裁事業的創業重任。在明確“二次創業”的同時,我們提出了“二次創業”的目標:“要把我國仲裁工作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的積極作用上升為重要作用。”這個目標的表述是定性的表述,但含義是定量的含義,當時經過反復斟酌,把這個目標用定性的表述來講,但實際考慮的是仲裁在解決社會糾紛的份額中做到“三分天下有其一”才能叫重要作用,只有我們達到了重要作用的等級,才可能說把國家一項事業創建成功,也只有達到了這個目標,才可能說由我們親手創建的這項事業將在我們的國家和社會長久的存在、發展下去,為社會經濟發展提供穩定的保證作用。經過全國仲裁界的艱苦努力,在二次創業提出以后,我們由當初的年收案38000多件到達去年13萬多件,受案數漲了300%;標的額由當時的500多億到了現在的4000多億,漲了近800%。也就是說,全國仲裁界在第二個十年里,保持了昂揚的創業精神,取得了優異的創業成果。從前三年開始的,我們已經跨入了第二次創業的跨越式發展時期,我們應該乘勢向前,奮勇而起。今天,我們站在一個新的歷史高度來考慮打造一個中國仲裁事業的升級版,怎么升級?目標想跟大家商量一下,爭取用幾年的時間,邁上年收案50萬件的臺階,向100萬件挺進,這個目標的確定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我們的創業步伐不僅要考慮到自身的發展需要,更重要是要考慮到經濟社會發展對我們不斷增長的要求。大家都說我們是仲裁大國,“仲裁大國”是在2001年在濟南召開的全國仲裁發展工作座談會上提出來的,這個會是為了貫徹長沙會議精神召開的,長沙會議確定的長沙會議精神是“發展我國仲裁事業,推進仲裁法律制度是根本,融入市場經濟是關鍵”,這個精神的三個動詞:發展、推行、融入,要解決中國仲裁事業的創業問題,這是全國仲裁界確定的一個正確工作指導方針,也是中國仲裁在創業初期確定的一個發展戰略,同時也有很強的策略性。為了把長沙會議精神貫徹好,第二年在濟南開了這個發展工作座談會,就是要告訴全國,中國仲裁事業的創業要始終堅持發展第一要務,千問題萬問題不能停下發展來解決,只能通過發展來解決。事實證明,當年的很多問題都隨著我們20年的發展得到了解決,解決發展問題是解決創建我國仲裁事業所有問題的總把手。召開濟南會議時,全國仲裁界的總量大概是13800件,在那個會議上提出了三個努力:努力使仲裁法律制度成為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保障;努力使仲裁成為我國解決民商事糾紛的重要手段;努力使我國成為仲裁大國,并成為具有國際公信力的仲裁大國。這“三個努力”的提出,反映了對我國仲裁事業的信心,反映了對我國仲裁事業發展規律的認識,極大的鼓舞了全國仲裁界創業的信心。我不敢說這個目標有多科學,但它肯定是有作用的。今天它實現了,在考慮久后的目標的時候,要怎么考慮?我們是一代創業人,肩負的是歷史的、社會的責任,我們應該有更高遠的目標、更寬的視野,來考慮、謀劃我們的未來,目標在很大程度上有激勵作用。20年我國仲裁界的辛勤努力,已經證明了我們是有能力創建這一番事業的,所以這個目標經過我們的努力也是能夠實現的。實際上,我擔心的不是能不能實現這個目標,而是達到了這個目標,也未必能很好的滿足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同志們,讓我們一起共同努力,實現這個目標。法制辦是聯系仲裁工作,而不是領導仲裁工作,在這里是給大家提供一個參照,使各仲裁機構參照這個目標,結合本地實際,安排好各自的工作,我對實現這個目標充滿了信心,而且時間不會很長。
    第二個問題,是關于“兩化”戰略。“兩化”準確的講是受理案件多樣化、處理案件多元化。其實還有一句話,叫“少敲錘子多解扣子”。在仲裁法頒布20周年之前,我們就在考慮我國仲裁事業要想完成二次創業的任務,實現二次創業的目標,靠什么?目標有了,任務有了,戰略是什么?這需要我們很好地進行總結。雖然我們經過20年的艱苦奮斗取得了輝煌的成就,頒布20年、實施20年,我們搞了很多活動,向社會各界比較充分地展示了仲裁創業者良好的精神風貌和成就,但我們還是要實事求是的、認真地尋找自己的不足,以便不斷地完善自己、發展自己。從當時總結的情況看,我國仲裁在20年時間里,由于創業時間比較短,我們在改變相對滯后的社會仲裁意識方面取得的成績是比較顯著的,但是在改變初始的仲裁工作水平方面,步子還不夠大,變化也不夠大。我國仲裁受傳統商事仲裁的影響比較深,也不可避免的存在著傳統商事仲裁的三個短板。第一個短板,仲裁作為一種社會服務,還仍然是小眾服務產品,仲裁爭議解決方式已經服務和可能服務的都是小眾。我們取得了顯著的創業成就,但仲裁地位并沒有顯著提高、社會認可度沒有顯著提高,黨委政府的重視度也沒有顯著提高。這是客觀現實。原因是什么?這可能和我們提供的只是小眾服務產品有關。第二個短板,仲裁作為一種解決社會矛盾的方式,在過去的年代里解決的還并不是影響社會穩定最主要的矛盾。我們社會有很多矛盾糾紛,糾紛解決方式要求的是為經濟發展、社會穩定服務,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保障,如果我們解決的不是主要糾紛、主要矛盾,我們的作用就很難彰顯出來,地位就很難提升,要求方方面面重視也是勉為其難的。第三個短板,過去20年采取的仲裁糾紛解決方式基本還是傳統商事活動的結果,已經不能滿足現代商事活動解決糾紛的需要?,F在新的商事領域越來越多,矛盾糾紛越來越大,很多傳統商事領域已經被新型商事領域所替代,而我們還在用傳統的方式解決矛盾糾紛。概況起來說,也就是我們解決的糾紛單一,解決糾紛的方式也比較單一,如果只搞商事,僅用裁決一種方式,要想把仲裁糾紛解決方式的作用充分發揮起來難度是很大的,不僅不可能獲得廣泛的發展領域和潛力,也不能很好的適應經濟社會對我們的要求。要尋找一種辦法,使仲裁能夠更廣泛的發揮作用,充分體現仲裁特殊的糾紛解決方式的價值,我們要考慮三種價值:一是仲裁在整個社會糾紛解決中的專業價值。隨著互聯網的出現,工業化社會以后,社會分工越來越細,專門化、專業化的趨勢有所改變,社會分工的邊際開始模糊,開始向綜合化方向發展,譬如今天上午忠謙同志介紹的阿里巴巴,電子商務發生的糾紛已經不再提交給在社會分工中專門的糾紛處理組織,而是自己設置機制來解決,它既是電子商務活動組織,也是電子商務糾紛解決的組織。二是要鮮明的體現出仲裁的社會價值。這需要有相當的量才能體現出來,如果我們處理的糾紛就是仨瓜兩棗,想體現出仲裁的社會價值,想讓社會認可,獲得比較高的社會地位,那是不可能的。三是要能夠體現出仲裁的政治價值。仲裁事業要能夠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中有全局性、大局性的意義,發揮全局性、大局性的作用,需要有較高的量和較高的質,是質、量結合的體現。因此,這三個價值是我國仲裁事業發展所要追求的。這三個價值的實現要靠新的方法,僅僅靠傳統商事糾紛,僅僅靠裁決一種手段,是實現不了的。這既是從仲裁事業發展戰略角度來考慮,也是從仲裁工作的指導思想、理論基礎來考慮。
  在座的同志們大多是學法的,仲裁和法律有沒有關系?確實有關系,但仲裁是一個獨立的客觀事物,不是簡單適用法律的活動,也不是司法活動。仲裁作為一種糾紛解決方式,是一種社會糾紛解決工作和活動,因此,搞仲裁的同志們應該更多的研究社會矛盾和糾紛的產生發展,研究摸索如何解決好社會矛盾和糾紛。這里我想跟大家共同分享幾條有關人類社會矛盾糾紛產生和矛盾糾紛解決的關系的基本想法。一、人類社會是矛盾性和統一性并存的,不可避免的存在著社會個體間的利益矛盾,同時也存在著整體利益的趨同,具備矛盾產生和解決的客觀必然性。去年在青島我講過,縱觀人類社會,矛盾與糾紛生生不息,綿延不絕。這是我們搞糾紛解決的同志做這項工作最起碼需要掌握的一條。二、人類社會的矛盾和糾紛只能妥善解決,不可能徹底消滅。對一個社會來說,對待社會矛盾和糾紛的基本態度,不是消滅掉,而是要妥善解決,妥善解決社會矛盾也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標志。三、人類社會發展的越快,社會矛盾糾紛就會越多,而不是相反。人類社會快速發展帶來的是利益主體的增加、利益關系的增加、利益活動的增加、利益糾紛和矛盾的大量增加,不同的、新的、前所未有的利益實現方式的大量增加,因此解決糾紛的需要和需求就越高,糾紛解決方式的發展潛力就越大。改革開放30多年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顯著成就,也產生了大量的糾紛,這是正常的、也是必然的,同時在客觀上也對整個社會糾紛解決體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整個社會糾紛解決體制能夠更快、更多、更好的解決社會矛盾。仲裁作為社會糾紛解決體制中的一種方式,應該更好的應對。四、社會矛盾和糾紛解決需要是第一性的,糾紛解決方式是第二性的,任何糾紛解決方式的發展必須適應社會矛盾和糾紛的發展趨勢,必須服從并服務于社會矛盾糾紛解決的需要,而不是相反。昨天北京仲裁委的林志煒秘書長就仲裁工作講了一句話,講的很好,他說“社會需要什么,我們仲裁就做什么”,這句話講出了仲裁和社會的關系,講清楚了仲裁作為糾紛解決方式和糾紛解決需要的關系,這是發展我國仲裁工作的理論基點。五、社會矛盾糾紛的性質決定著糾紛解決的方式,決定著糾紛解決的發展,非對抗的社會矛盾和糾紛要堅持用非對抗的糾紛解決方式來解決。近幾十年我國的矛盾糾紛很多,但概括起來講,都是我們國家和社會在發展中的糾紛和矛盾,是在發展的大前提下的利益糾紛和矛盾,不是根本性、對抗性的矛盾和糾紛。因此,這些糾紛應該盡可能多的用非對抗的糾紛解決方式來解決。仲裁是一種非對抗的糾紛解決方式,對經濟、對社會有極強的融合性,因此我國矛盾發展情況,對仲裁來說應該是一個很大的發展機遇。問題就在于,我們在處理糾紛的時候是不是都用了非對抗的方法和方式。六、我曾在廈門座談會上講過,從仲裁對經濟社會發揮的作用來看,仲裁也是生產力。實際上,好的糾紛解決方式也是生產力。去年在青島我又講,社會矛盾和糾紛的解決也是推動人類歷史發展的重要動力,它與經濟發展、與社會文明建設一樣,也是社會進步的重要引擎,這也是一個最基本的道理。糾紛解決服務對于社會服務來說,對整個社會的發展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比較典型的表現是,糾紛解決在國外已經逐步顯現出產業化的特點了,至于產業化怎么樣另說,但我們完全可以看到糾紛解決對社會發展起著重要的推動作用。在當今世界,無論從國內國外看,社會矛盾糾紛正處在多發時期,大家都講訴訟爆炸,實際上訴訟不會爆炸,是社會糾紛和矛盾爆炸。我們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到,這個時期既是社會矛盾糾紛的多發時期,更是糾紛解決方式的變革時期。在這個時候,“順者昌、逆者亡”,我們要迅速的在這個時期進行變革,打造一個新型的、現代的中國仲裁,符合我國仲裁事業發展的客觀需要,滿足經濟社會對我們的客觀要求。這幾條是對“兩化”的指導思想和理論基礎的基本考慮。“兩化”需要把20年已經被我們這一代仲裁人證明了的仲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妥善解決社會糾紛、在我們國家社會治理中的巧實力軟手段的作用推向社會各個領域。過去商事仲裁就是商人之間的游戲,是富人俱樂部,今天把它打造成公眾仲裁、社會仲裁、人民仲裁,“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要更多更好的解決社會矛盾和糾紛,以便壯大我們、發展我們,最終最終完成創業任務,以便更好、更充分的滿足經濟社會對我們的要求。我們有些同志可能一時還不能理解,這不要緊,思想慢慢通,但我們會經常講。
  做好“兩化”工作有幾個重點,希望同志們認真抓好。第一個重點是匯報,搞“兩化”工作在某種意義上講就是讓仲裁進大局、進全局,不進大局、不進全局就沒有作用,沒有地位,仲裁要進大局、進全局,關鍵是要向當地黨委政府做好匯報。案件受理多樣化、糾紛處理多元化、少敲槌子多解扣子,這些語言黨委政府一聽就懂,就能明白這項工作有多重要的意義。仲裁要向社會各個領域進軍,如果沒有黨委政府的支持,沒有社會各個部門的支持,是很難辦到的,一定要在黨委政府的領導下,爭取黨委政府重視和支持。事實也證明,“兩化”工作能得到黨委政府的重視和支持。這里有很多鮮活的例子,深圳仲裁委搞了“兩化”,黨委政府就前所未有的對仲裁工作重視,通過“兩化”工作對仲裁工作給予了重視。所以,這是前提性、基礎性、首要的工作。大家別悶頭干,我們是在為社會服務,是滿足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要先請示、先報告,爭取支持、爭取重視,很多仲裁機構已經有了成功的經驗,大家可以相互借鑒。二、制作一個好方案,把方方面面動員起來。這個方案要能體現出兩化是大局、全局的工作,是要動員方方面面支持的工作。三、要解決思想認識問題。干任何事情思想第一,但也不能等思想問題都解決了再干,能認識到什么程度就先干到什么程度,要隨著實踐的不斷深化,認識也不斷的深化。四、要讓仲裁員成為能解扣子的仲裁員,有更多解扣子的本事,不能光是敲錘子,敲錘子的本事固然重要,但可以增加一些本事,譬如:能夠制定出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組織雙方當事人像談判一樣談談糾紛的解決。仲裁不是第三方主宰當事人命運的糾紛解決方式,而應該成為在第三方的參與下,通過調動當事人對自身民事權益處分的權利來解決糾紛這樣一種方式。在貴陽會議上我說過“仲裁是民主的糾紛解決方式”,就是這個意思。不是有糾紛了將自己的權益交給第三方去主宰,而是要能啟發當事人認識到共同平和解決糾紛的必要性、利益性,從而使他們能夠自覺自愿的利用他們對自身民事權益的處分權利來平和的解決糾紛,這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們的專家應該是能夠解決糾紛的專家??傊?,我們已經確定了“兩化”戰略作為實現二次創業的基本戰略,希望大家努力探索。在這個過程中,板石是很重要的,允許出錯,但我想在這個大方向下不會出什么大錯,因為我們著眼的是為經濟社會發展服務。由于時間關系,我就講到這。我相信我國仲裁事業的創業任務最終一定能夠完成,“兩化”在當前來說是我們的發展戰略,但久后來說,它很可能是我們的社會糾紛和矛盾解決的一條正確道路。沿著這條道路,會不斷走向中國仲裁事業發展的輝煌。
  本次會議得到了重慶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得到了中央國家機關、中國政法大學和西南政法大學的大力支持,得到了全國仲裁機構的大力支持,發言的同志們都做了很好的準備,提供了很好的經驗,我建議全場以熱烈掌聲對他們表示感謝。
 

聯系我們

重慶仲裁微信公眾平臺

理论片在线看免费观看,理论亚洲区美一区二区三区,立即播放一级毛片,莉莉午夜福利电影717,连裤袜肉丝美脚在线影院